从炊事兵到“坦克兵王”——记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一大队三级军士长郭峰 - 人物资讯 - 中国现代网
设为首页 头部信息

从炊事兵到“坦克兵王”——记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一大队三级军士长郭峰

2015-11-18 14:08:42 来源:中国现代网

妻子来队时,郭峰把一等功奖章挂在她的胸前(10月20日摄)。朱光伟/摄(新华社发)

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一大队三级军士长郭峰,是闻名陆海空三军的“坦克兵王”“铁甲神医”“全能助教”和“战士高级教师”。9月中旬,总政工作组考察后认为:他是一名“四有”好战士。

说起郭峰,官兵们更是滔滔不绝:他熟练掌握了我军最先进的99式主战坦克等3代4种车型8个专业的使用与维修技能,集驾驶、射击、通信、修理专业于一身的硬功夫,全军少有、基地唯一;他担任“战士副营长”,负责装甲装备日常技术工作,对全大队近200辆坦克的“脾气秉性”烂熟于心,还探索出教学训练保障新模式,使装备100%处于完好状态。

近年来,郭峰获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和全军“百名好班长”等5项“全军头衔”,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两次。

“一人精不算精,人人精才算精”

入伍后,郭峰来到“装甲兵摇篮”——北京军区某兵种训练基地,他希望有一天能驾驶坦克冲锋陷阵。但事与愿违,他被分到炊事班,负责烧火。3年后,基地实行社会化保障,郭峰转行到随车保障学兵训练的助教岗位,开上了梦寐以求的坦克。

一次,负责学兵驾驶训练保障的郭峰遇到了棘手难题:坦克突然转向失灵!

他急得满头大汗,向旁边一名上等兵请教,却受到奚落:“4年老兵了,最简单的故障都不会处理,还是回炊事班蒸馒头吧!”

这句话刺痛了郭峰,也激起了他的血性:“训练场如战场,打仗没亚军,我要当‘坦克兵王’!”

白天,郭峰在训练场向技术骨干请教问题;训练保障中,利用倒班间隙跟学兵一起听教员讲课;坦克回场后,他坚持在驾驶舱练习手脚协调配合。晚上,郭峰苦学专业理论,反复阅读《坦克原理》等专业书。这么多年,郭峰记下的学习笔记摞起来有一尺多高。他把无数枯燥的技术参数、枯燥的装备原理、繁杂的故障现象一一写在本子上,记到脑海里。

凭着一股子钻研劲儿,郭峰练出了一身好功夫。一次,一名学兵驾驶坦克从他身边驶过。突然,他用电台大声喊道:“127号坦克,立即停车熄火!”。赶来的装备助理上前看后说:“幸亏他叫停及时,若再晚半分钟,机油就会漏光,坦克发动机就报废了。”

还有一次,某新型坦克发动机因分油管螺栓松动漏油,需吊装出发动机,这需要6个人同时作业3小时才能完成。郭峰设计革新了一件工具,从此不再需要吊装发动机,3分钟就能搞定。

长期在一线保障,郭峰深深体会到,集体的力量最强大,一人精不算精,人人精才算精,作为一名老兵,他有责任把全大队战士都带成技术过硬的骨干。

为提高助教的素质,他把自己摸索的修理技能、革新的维修器材,毫无保留地拿出来共享;为了让年轻骨干早日挑起大梁,他多次把比武夺冠的机会让给别人,自己甘当陪练。

14年来,全大队80%以上的教学和技术骨干都是由他培养出来的。在郭峰和徒弟组成的“郭峰班组”中,1人荣立一等功,两人荣立二等功,4人荣立三等功,两人获得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他们完成的“野外条件下吊装更换某新型坦克动力舱”等3个项目的攻关,填补了我军坦克驾驶专业培训空白。

“一人一车能战斗”

有一年,厂家工程师来基地讲解新装备的操作使用,郭峰问道:“与老坦克相比,驾驭新型坦克有什么硬指标?”

“会熟练操作计算机,会英语和汉语指令输入,会识别各类作战数据。”厂家工程师的介绍让郭峰出了一身冷汗。

“冲击太强烈,几年苦学深钻的装甲知识和技能几乎归零。”当时的情景郭峰至今难忘,“新型坦克涉及计算机、机械、电气等多个知识领域,我只有高中学历,要完全弄懂弄通实在太难了。”

从不服输的郭峰决定从头开始。他靠自学取得了成人大专学历后,又报考了本科课程,最终以优异成绩通过20多门课程考试。与此同时,他还考取了全国计算机三级等级证书。

随着自身素质的不断提升,郭峰对新装备的学习也逐渐深入,他主动请缨,为操作训练和装备维修编写教案。

受领任务后,郭峰或坐在计算机旁,或钻进冰冷的坦克内,每天平均工作17个小时,最终顺利编写完成新型坦克训练教材。郭峰也因此成为基地唯一全程参与新装备教案编写和试教试训等任务的士官。

今年3月,已经考取某新型坦克驾驶特级的郭峰,又决定向坦克射击专业发起冲锋。

在坦克驾驶、射击、通信三大专业中,射击专业的信息化含量更高,对初学者的文化水平、反应能力和心理素质要求都很高。

从自动装弹机的构造到火控计算机的原理,从搜索目标、判定距离等基本操作到武器校正、射击修正等重难点课目,从每个按钮的功能到整套系统的运用,他攻克了一个个训练难关。

8月下旬,射击训练场上,铁甲轰鸣。“穿甲弹,右前方,敌坦克,1500米,短停歼灭。”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郭峰迅速搜寻、精确瞄准目标,快速击发,炮弹呼啸而出,像长了眼睛一样穿透靶心。

郭峰向着“一人一车能战斗”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成为名副其实的“坦克兵王”。

打胜仗需要什么我就要练什么

刚当助教时,郭峰看到学兵驾驶坦克1档通过土岭、车辙桥等障碍物时心想,坦克通过障碍物时速度过低,在战场上容易成为活靶子,能不能高速通过呢?

郭峰以土岭为例,探索快速机动的方法。老班长告诉他,曾经有人在训练时被颠晕,差点没了命,也有的把扭力轴摔断,甚至损坏变速箱造成训练事故。

“坦克全是铁,谁碰谁出血”。听了老班长的话,郭峰心里直犯嘀咕。但转念一想,现在光讲安全,战场上谁能为战士性命埋单,“打胜仗需要什么我就要练什么”。

说干就干。郭峰信心满满地登上战车,由于没有控制好时机,坦克猛地从土岭一跃而起,重重摔在地面上,差点把他从坦克里颠出来。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重来。他按照实战要求关窗驾驶,坦克怒吼着向土岭冲去,2档、3档、4档,郭峰右脚猛加油,坦克冲向土岭,当车头向上抬起的一瞬间,他果断松油,坦克凭惯性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圆弧”,高速通过土岭。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不仅如此,郭峰和战友还掌握了各种恶劣条件下高速通过障碍物的技能,并撰写了组训方法。

该基地司令员陈跃介绍:“我们基地已先后9次担负总部赋予的15套统编教材、22部训练法规编修和11种车型新课题试训等重大任务,在这些任务中,郭峰发挥了重要作用。”